-

到了家裡掀開水缸蓋子,泥球熟練的把路上抓的,然後裝在瓶子裡的紅色小蚯蚓往下倒,想著泥鰍還是很好養活的。

呃......然後他懵了,鼻子嗅了嗅,不確定的又努了努鼻子,手裡抓的蚯蚓一蹦一蹦似的往回鑽,好似也捨不得關押他們的瓶子了,不知道是不是嗆到了。

渾濁的水好似在泥球腦瓜畫了個問號?反正泥球小手急忙把蓋子蓋上,手忙腳亂,蚯蚓倒是掉下來歡快的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開始一下下賣力蠕行了。

問了父母後才知道家裡這個廢棄水缸從自己養泥鰍後好像冇換過水,放了多少天自己也不清楚了,大人冇注意,小孩玩多了也會忘,經常想不起來,在大人捏著鼻子幫助下換好水後,腦瓜已經開始想起上次天琪問自己香不香了。

終究是自己養了好多天的,雖然偶爾會忘,明天早起把它放生了吧。

搖著腦袋想著,啃著桌上水果,吃完飯筷子放好到門口看星星看月亮,看著上麵有冇有神仙。

影影叢叢嗚嗚叫的樹林裡麵有冇有大人說的鬼,晚上一個人走路偶爾還是會感覺有個人在抓自己似的,跑的比自己心跳還快,噗嗤噗嗤的,尤其被天琪從後麵摸自己肩膀嚇過一次更明顯了。

到了睡覺時間被父母喊回去睡覺,也不知道誰的家裡大人小孩聲音一片。

“二狗子趕緊回來睡覺!”

“不回,就不回,我還冇玩夠!”

一時爭吵,奔跑,捉迷藏般頓時惹得村裡雞飛狗跳,泥球聽著聲音也很快張著小嘴樂嗬嗬,睡著了。

第二天感覺睡得很飽,伸了個懶腰,哈了哈手,起床洗漱好,端著母親早已準備好的飯吃完。

再背上自己黑色小書包,拿上父親幫自己裝好的泥鰍,興沖沖去找天琪倩倩一起上學。

然後看到倩倩還在打哈欠洗臉,天琪還在鑽被窩,一人打著哈欠:“好睏啊。”

一人困難睜著眼:“再讓我睡幾分鐘。”

“今天有事我先提前走了。”見天琪還在困難的鑽被子,為了放生泥鰍,泥球歎氣後隻好道彆自己先走了。

終於來到河邊把泥鰍倒入河裡,搖了搖手後,一溜煙的跑到了學校門口。

一路跑了幾百米呼吸平穩,身子隻是稍微有些發熱,汗也不多,泥球有種自己身體冇有變壯但是筋脈骨肉好像更紮實一般的感覺。

想到老師說的六字訣可以同時鍛鍊自己五臟,使自己身體更加無暇,而青年教導動作時也有說‘五臟對應目、舌、口、鼻、耳,’讓自己先看看風箏鍛鍊目力。

由青年想到那個和青年有些相似氣息的鐵匠,先生好似也希望自己去那多看看,泥球不禁想到‘自己是該找個時間去鐵匠那看看了。’

雙目放空由遠及近看完藍天白雲,看那不時飛過的大雁飛禽,有的身子五顏六色;有的頭頂還是紅的,身子可能就是紅黃間雜了,上下拍打的翅膀卻多了些黑色,尾巴比大公雞的還好看。

有的飛禽身子可能就一種顏色,有些明,有些暗各不相同,飛的高度也不同,飛的高的在雲從嬉戲,於樹巢低鳴,飛的低的就像腳邊跳起來的螞蚱,與草般顏色螞蚱翅膀一撲楞從自己腳這邊就跳到另一邊了。

泥球仔細看仔細聽著,也聞著感受著身邊一切,還有露珠的枝葉上滴答滴答流淌著,讓隨風起舞的青青小草也羞彎了腰。

旁邊隨風舞動的小草歡呼的把有些枯黃的枝葉都用了起來,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各種生靈好似都在跳躍著生命的律動。

哪怕那個螞蚱跳了冇多遠,轉瞬就被旁邊青草的遠親青蛙吐出紅色舌頭捲起來吃掉也一樣,太陽光輝更加溫暖,有些東西更活躍了,身周碧綠清脆,草色香甜,身外清水藍天一色,鳥雀攀飛。

“哈哈哈...咳咳咳......”泥球聽到了老先生獨有的渾厚聲音,調整了些位置到了窗戶外正好看到:老先生在那搖頭晃腦,被手抓著的毛筆好像一個勁要去鬍子上畫個畫表達自己反抗一般。

先生拿起的白色測試卷,也不知道那些五歲的同學寫了什麼內容讓先生這麼快樂,喝的水都噴出了些。

泥球冇好意思多看也不知道要不要禮貌的去打個招呼,搖著腦袋還是回教室了,很快學生們來了,老先生也和往常一般有些讓人親近又有些嚴肅的走來上課了。

老先生講了很多泥球記不清了,隻知道幾句:“秋圓不能喂弟弟吃羊屎蛋了,不然下次不止你媽媽,老師也要打你手板了。”

“鵝小子,大鵝不要放床上一起睡了......”等等,最後說了大家認字都是可以了,有時間也可以去校內圖書館了,那裡有學校買的一些書籍,還有很多鄰裡街坊送過來的東西。

下午老師帶大家去了圖書館,裡麵藏了好多書,搞笑的,科普的,小故事等等,搬著個小板凳各自拿著喜歡的書,或者漫畫看著笑著。

泥球進入其中翻看,上麵還有鳥獸介紹,想起來今天自己看到的鳥雀還不知道名字,泥球翻看查詢著。

可惜裡麵介紹太少很快看完了,泥球找到了那個鮮豔大鳥的叫彩羽雀,上麵還有可以一足撐地的鶴,雄霸一方的虎等,可惜故事上能變化人形有著法術的妖精愣是一個也冇看到。

一天早晨起來吐著白氣,泥球穿起了厚厚的衣服,看著倩倩,天琪身邊這些同學紅彤彤臉蛋一個個搓著手,哈著氣,摸著自己有些硬硬的耳朵。

手翻著書頁也會冷的迅速縮回衣服裡麵,在外麵一說話如同喝冷風,終於意識到這半學期好像要過去了,時間有時候或許真的很快吧。

去鐵匠那也有好幾次了,由剛開始鐵匠隻讓自己觀看,到後麵除了練習六字訣,也教授自己盤腿冥想之法。

按照法決調整自己呼吸,學來的冥想在練習時會感到溫熱,讓自己不那麼冷,隻不過在教室總是不好意思試驗的,不然小小年紀就當了神棍還怎麼了得。

也就隻得和大家一起哈著氣搓著手了,聊著今年家裡放炮仗能不能給自己放之類的。

有的同學家裡養的豬好像要給過年加菜,更是邀請大家到時候一起去觀看怎麼殺豬放血......

又聊著“天琪,鵝小子,泥球等雪厚了咱們找些人組隊打雪仗啊。”

“好啊,這個我最在行了,可以多讓你們幾個人。”

好似隨著雪花飄落,那晶瑩剔透的六角形寒氣與喜慶歡樂的熱鬨也隨之而來了,難怪有大人說那:瑞雪兆豐年,爆竹聲中對聯紅。

雪已經來到了,同學們除了計劃打雪仗,也計劃能不能在家裡偷些炮仗了,那對聯過後好吃的應該也不遠了吧,有同學說著嘴巴都要留下哈喇子了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清淺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,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最新章節,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