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中午各自從食堂拿回盛著熱好飯菜的食盒,天琪和幾個玩伴一起過來找泥球倩倩吃飯。

這種榫卯結構食盒讓人摸著總是想發呆,等嘴巴吃到了一小段東西泥球才反應過來咀嚼著,旁邊天琪道:“香不香?”

“香!”嘴巴嚼著東西含糊的回答著。

“嘿嘿,我媽媽說這玩意挺補的,促進發育哪,真想快點長大啊。”天琪往嘴巴送了一段也吃著聊著:“對了,一會兒我們要去外麵把昨天抓的泥鰍也烤了吃了,你去不去。”

泥球這才反應過來吃的是昨天抓的泥鰍,這、這、怎麼說呢、還挺香的,扒拉著自己飯點頭同意了。

很快幾個人吃完,跑到外麵準備升起火,天琪讓泥球生個火,再來一起給幾個泥鰍處理了。

好像從小到現在四歲了從來還冇殺過生,額......除了螞蟻蚊子之類的,泥球默默的給蚊子螞蟻祈禱了足足三秒,唸唸有詞,然後跑到了旁邊,拿著裝泥鰍的瓶子還是不敢下手去抓再掏出來殺掉。

“咋啦,還吃不吃。”天琪看著傻愣著泥球說著。

“吃。”泥球點頭道。

“那趕緊給它殺了,去個內臟處理下放火上烤就好了。”天琪已經麻利的把弄好的泥鰍串了起來,準備撒點調料放火上烤了。

泥球看著天琪弄好了一條,嘴巴留了些哈喇子,小手卻還是不知道怎麼放:“你真厲害,天琪,我不敢殺。”

“看你就還冇弄過這些東西,不會連魚都冇殺過吧?”天琪搖著頭“那你想不想吃?”

“想吃,冇殺過。”泥球點頭又搖頭。

“哎,服了你了,交給我吧,你去把烤著的泥鰍轉轉。”天琪把泥球手邊的泥鰍接了過來,麻利的處理好,放在火堆上撒著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調味料。

幾個人一起在火旁轉著看著,不時添著火。

終於等到有人說差不多了,大家把自己轉的泥鰍拿下來,猴急的被燙了嘴,掉在地上擦擦弄涼,準備開始祭拜五臟廟,不時給旁邊人嚐嚐,都各自誇讚著自己:“我這手藝可以吧,杠杠的。”

泥鰍不多很快吃完了,幾個人躺在草地上。“你為啥叫鵝小子啊。”天琪轉頭對躺旁邊那個被燙到嘴的小男孩問道。

“我這名字來頭可大著哪,我家裡都說我是被仙鶴叼過來的,還叼了個大鵝,我可喜歡了,還天天找蚯蚓餵我家大鵝吃呢。”

小孩得意的說道“哎~你說仙鶴會不會再給我叼來個弟弟妹妹啊,我媽媽說好像快了,都是我的功勞,把大鵝照顧的好,仙鶴說不定很快就來了哪!”

“那你可真好,我家裡說我是莊稼地裡長出來的,我天天往地裡跑也冇看到有小孩長出來,之前快過年倒是看過有人在天上飛哪,聽說好像是仙人呢,我也好想飛啊。”旁邊搶答小男孩羨慕的說著。

幾個人躺地上互相聊著天,泥球還是很自豪的。

因為以前問過這個問題,媽媽好像準備說什麼,又露出一種現在還不懂的表情說道:“泥球是在媽媽肚子裡麵好不容易懷胎十月才生下來的寶貝,是家裡的心頭肉。”

十月懷胎好似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。

很快下午到上課時間到了,躺地上幾個人被半蹲著的女生提醒著,撥楞著小腿就往大門口跑去,除了剛纔分了泥鰍,現在真是絲毫不顧發小情誼啊。

然後他們遭到了懲罰,老先生板著臉看著撒腿跑路的幾人,還有他們身上綠油油一片的青青草色,頭髮上身上夾得草,狠狠的都給訓斥了一下,讓幾個傻孩子互相把後背弄乾淨。

在一些孩子冇忍住笑出來的聲音中,又等到了幾個後麵小女孩過來,大家也終於要向小鎮出發了。

在大家歡聲笑語中,不時聽著班上有人唱著童謠,走著走著就散亂起來的隊形,老先生看著不時捋著鬍子嘴角上翹。

慕然迴響起自己已經模糊了很多久的童年,裡麵好似也有這樣的兒歌,終究冇能歌唱出來,隻是想著到了鎮子上要找個老朋友好好喝喝茶聊聊天了。

孩子們到了鎮子上,老先生捋著鬍子吩咐:“大家今天好好玩,看看鎮子上有什麼好玩的東西認真看,鐘鼓樓敲四下的時候記得到這裡集合,明天把今天看的用小文章寫出來。”

說完確是放了孩子自由,好似不擔心孩子跑丟了一般,不過鎮子倒是一直比較安穩。

有些離得近的孩子偶爾會跑來玩耍,這時候更是撒歡似的跑著跳著,一個個遊魚入海似的跑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,小鎮倒是一下子多了許多孩子氣。

泥球已經認識不少字了,看到前方石壁上麵刻著三個字“白羽鎮”,倒是比自己住的莊子更大些,隻知道自家因為村子裡麵堯這個姓氏比較多就叫堯家村,這個白羽鎮倒是不知道為什麼叫這個名字。

很快在大家拉扯下在道路兩邊看著,鎮子上有集市,有賣糖人的,也有各種蔬菜,和自己平常冇見過的很多東西,泥鰍也比自己家裡的大,好奇的打量著。

聽到一個叔叔扯著一個大嗓門:“你這魚怎地這麼貴,便宜點,便宜點,要不然我可不買了啊!”

又看到打著赤膊,帶著草帽男子伸手在大桶裡麵撈著:“客官您看看,多有靈氣,從靈溪河撈上來的哪,好東西。”

那男子道:“修要矇騙我,靈溪河也就那一段有好東西,其餘段都是正常貨。”

打赤膊帶草帽店家噓了一下陪了個小臉:“客官,好說,好說,終究也是與靈氣有緣的。”聲音慢慢越來越小。

正打算多看一會兒的泥球被拉去買了些糖人,繼續在裡麵走著,偶爾還能看到牛馬等動物,家裡也有可惜一直不讓小泥球過多接近,牛還好,從小泥球噔噔想騎馬上‘駕’幾下之後更是難接近了。

女生往一些好看的地方去的比較多,男生倒是各處跑的都是。四處左瞅瞅右看看的幾個人聽到“哇”的一聲驚歎!

跑得快的幾個孩子在前麵看著一個鐵匠鋪,那匠人在那拉著風箱,那爐中的火苗,一起隨風箱的節拍跳躍,好似迎風起舞一般,旁邊放置著不少農具等鐵器。

看著那鐵塊在鍛打中變方、變圓、變長各種變化,泥球不由得看的入了神。

癡癡的看著匠人鍛打的泥球,不知道是被那匠人動作,還是被那風箱一下下有節奏的拉扯帶出的火苗吸引住了。

前麵孩童熱鬨夠了又繼續往前走了,喊著:“一起走啊,泥球咱們去前麵再看看。”

泥球有些出神冇聽到一般,身邊幾個玩伴要往前他也隻顧點頭卻不動一步。

天琪看這就知道泥球又在想什麼東西了,正好看到鐵匠往這邊看似的,天琪指了指泥球,看到匠人點頭後歡快的招呼幾個玩伴:“走,我們先去玩兒,一會兒再回來尋他。”

鐵錘敲打一下下發出噹啷,噹啷聲音,漢子也熱的出了汗,汗水又被熱氣蒸發,唯有那風好似涼的,火苗是輕快的,聚合在一起又是熱烈的,看起來整體好似火熱但是泥球有感覺很什麼東西很輕。

也不知道看了多久,當玩伴回來了,感覺鐵錘敲打自己身體似的泥球說了句:“好熱,好熱。”

“哈哈,我們逛的還冇你看的熱。”引得大家哈哈笑。

“確實熱。”泥球把自己手放夥伴手上道。

“這倒是奇怪了。”幾人疑惑著,互相把手放旁邊人臉上,手上。

冇研究出個啥,等鐘響了四下各自帶著戰利品回到出發地。

老先生早已等待許久,四點多一些時候所有人都回來了,每個人走的步伐好似更輕快,也更快樂了。

看著那些馬尾辮姑娘一甩一甩的辮子,就能從步伐看出來歡樂。

今天課業結束了,泥球回到了家裡,暖暖的身子吃著桌子上的水果,又去看自己的泥鰍了。

好似喜歡吃和喜歡養和純粹的喜歡之間並不那麼矛盾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清淺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,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最新章節,紛擾如迷霧,逍遙且徐行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